风中长安骨

❤安金❤
安迷修cp向严重洁癖,只能安金。

翻翻喜欢你就知道我是什么人了。
安金女人。
也食all金,雷卡。

风中长安骨,悟世皆为空。
喜欢小男孩子,是个变态。
人很随和好脾气,喜好交友。



与君共勉,愿君长安。

【安金】我们相遇那天

骑士道是很无聊的吗?

安迷修每一次向他看到面善的或不善的过路人,或者他从恶人手中救下的人们宣扬他的骑士道,过路人表情要么毫无波动,要么一脸懵逼,要么就是忍着内心的嘲笑和不屑。他救下的,数不清的人们,大都是连声道谢,不会仔细去听他的骑士之道。也有的会害怕逃掉啊……是血迹吓到他们了吧?

师傅说过,骑士道是要传承的。
安迷修从未放弃,来到凹凸大赛也一样。只是在很少很少的瞬间,他也会露出略微疲惫的微笑,转瞬之间便又是一副充满希望的模样。

安迷修今天遇上了呆毛姐弟,还有一位金发蓝眼的男孩。不出意外的,他又救下了他们。在金发男孩的周围,还有两位女孩子,都是美丽的小姐。
美丽的小姐们都围着男孩,嬉闹着,安迷修的内心有千万复杂百般滋味:“一定是有什么秘诀吧?一定是有吧?”

男孩金发外翘,蓝眼睛一眨一眨,灵动着星光灿烂,那双眼睛安迷修从未见过。
他见过很多蓝眼睛,却一个都没有男孩的眼睛……干净。那是最干净的蓝,星月与海天兼容,养育孕粹出世界之最。

……连我也被吸引了吗?

他走向男孩。
“请问,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金!哇哇哇你就是安迷修吧?你好厉害的。大赛第……第……”
“很高兴认识你,金。”

金从未听说过骑士道。
他对任何未知的事物都好奇。

安迷修头一次见对骑士道如此感兴趣的男孩。他感到心情愉悦并且对金好感度直升。

在金的面部表情里,安迷修想起了少年的自己。当初他也是这样,听师傅讲骑士道,双眼闪着光,心中澎湃。

其实事实是……金:哇喔骑士道是什么虽然听不懂但是感觉好厉害安迷修果然不愧是大赛前十名!

……
金是有小队的,其中有大赛第二的格瑞,安迷修心中的想法立刻就被消除了。
金,加油啊。

离开金的第一场战斗,他无意看向凝晶,同样是粹蓝,他立刻脑中就有了那双眼睛。还有流焱,像金的发色。敌人的攻击接近擦破衬衣,安迷修知道自己竟然走了神。凹凸大赛与其他地方不同,他救下的参赛者都对安迷修保持警惕,谁知道这大赛第四是不是对想杀了他的敌人在来杀了他。
安迷修看着那位小姐跑走,没有多余的气力去安慰她。他疲惫,身上的小伤口不算什么。倚在葱茏的大树下,光斑洒地,婆娑树影。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他微微眯起拥有万物生机的眼眸,没有收起元力武器,而是将凝晶流焱虚抱在怀。

是的,金一定有什么秘诀,连他也被吸引了。

安迷修扬起多久都没有的开心的笑。
世界上怎么会还有金这样的男孩。

大赛渐序渐进进展到关键时刻。
金护在安莉洁身前,说着别怕我会保护你,心里却没底能对付眼前的敌人。
蓦然,自己的影子高出许多。
“欸?”金转头,下句几乎是喊出来。
“安莉……迷修??!”
安莉洁站在安迷修的身后,安迷修出现的太意外。

“我们又见面了,金。”安迷修摆出最优雅的笑容。
安迷修默默对比了下颜色。凝晶要再亮一点……嗯,流焱要暗一些……等等安迷修!!你在想什么??!

金一手呈着矢量,激动的问:“安迷修你为什么回来这里?”
凝晶斩断袭来的攻击,安迷修站在金的前面,流焱剑尖横指大地。

我为什么会来?
“我们相遇那天,我说出的话。”安迷修如是回答。

并且,骑士找到了他一生所爱,他的骑士道终于可以完全的履行了。


我们相遇那天,被你吸引而来。

今天告别了一个过去,我的心情大好,也不颓废了,前面的就当风骨她发疯。

伸懒腰。

如果还有小可爱大可爱记得我,只要是安金,你们可以点文,我现在有大把时间。
画画现在在学基础素描。。。在等等我这个没天赋的人啊,去洗澡,回来躺宿舍铺上撸安金文。
在上海嘉定的朋友我们能认识吗?!!

嘿;-)我又是元气满满的。

【安金】禁欲过度—绝别篇

骑士禁欲过度,染黑万物生机,爱成墓碑,碎剑陨落。

       “安迷修,这种浮在水面上的紫色小花是什么?”金发少年半身俯下,轻触水面上的花朵。赛场上的参赛者越来越少,少年的挚友前不久被原力回收,他难以笑出来。
       “是浮沉花,大量的浮沉花聚集在一起能托起人体。”一旁的安迷修收回双剑,拦腰将金发少年抱起至视线齐平,“金,想上去躺一会吗?浮沉花很舒服的。”……得到默许,安迷修露出浅笑,走向有大片紫色浮沉花的湖中央。湖水不深,却冰冷异常。他行之处,湖水泛起涟漪,浮沉游动。
        浮沉花散发的香气是醉人的迷药,安迷修没有告诉金。他将金轻放在浮沉之上,如同对待珍贵的瓷器。
        “安迷修……你……”金的意识迅速昏沉,陷入没有外部力量救助就再也不会醒来的沉睡。
         骑士先生俯身亲吻金的薄唇,轻咬他的下唇瓣。留连时间极为短暂,因为再长一点,他会和金一同沉睡于这湖中浮沉之上。
         “对不起,金。”他淡道。
         湖水清澈见底,游虾可见,白鸟飞翔。万物生机的光彩在骑士眼中不存在,变为泣血的红,是骑士禁欲过度,欲种在心中破土而生染成的红。
       求之不得,近之不得,唯有死亡才能压抑欲钟。
        大赛剩余的参赛者准备合力干掉他们最后的强敌安迷修。解决掉他,他们再自相残杀,决定最后的唯一的胜利者。
      安迷修的眼前任务很明确。杀光他们。
      凝晶与流焱最后一次紧握在安迷修手中,他的剑将为最后一战沾染鲜血,燃烧尽毕生荣光。

       那是多久以前的事了?
       你碧眼如海,耀眼金发被风撩起,闪动着捉不住的亮光。
        “安迷修是个很厉害的人!”“哇哇哇原来骑士道这么棒的啊!”“安迷修我支持你!守护大家!”……
         我问过,你有什么吸引女生的秘诀吗?
         为什么……我也被吸引了……
         伟大的神父让我们命中相遇,又注定了分离。你会在花海中沉睡,等待神使的到来。可惜,我看不到你成为神使的模样,那一定比天使还要圣洁。
   

         凝晶刺穿最后一个敌人的胸膛,因用力过度,原力又耗尽,它分崩离析,瓦解破碎,预示了他主人的未来。尸体回收,残留下黑红血泊。安迷修严重受伤,失血大量。他稍微停顿片刻,握紧流焱,感受它炽热的存在。笃定走向湖中央,他行之处,血漫湖泊,浮沉贪婪地吸取血液。骑士眼中戾气随着生命流逝消散,万物生机却无光无彩。他终不负承诺,为挚爱至死不渝。

         金,很多日子,我都只能在暗处微笑着看着你,看着你保护朋友,看着你珍视同伴。我想和你重逢在花繁蝶舞的相约故地,那个时候我会紧握你的手死去,骑士不负他此生承诺。
        欲种破土发芽在我爱上你的瞬间,不会消失。死亡如同嬉闹过后的挥手告别,无关紧要。

        那只见证你我无数往事的金色凤尾蝶,早已葬于淤泥之中。

                                           end.

安金
只有他发现了你被石衣包裹的璀璨光华。
爵金
他一直身处在黑暗,默默无声保护你。

  “今天国王陛下要奖赏屠龙胜利归来的骑士团呢!”
  “嘿嘿,国王陛下会奖骑士团的大家什么呢?”
  “你们别想了,龙又不是你们屠的!能让你们进皇宫的殿堂就是最大的奖赏了!”
  “呜哇……可是我们是参与屠龙的骑士啊!雷王龙族那么强大,我们都没有临阵退缩,尽自己所能了啊,我们没功劳也有苦劳好吗?!”
  
  
  
  “要说功劳最大的,就属我们的圣骑士长安迷修大人了吧……他可是重创了雷王龙族的皇室呢……他双剑带来的风暴,摧毁了雷王龙族将近一半的宫殿!那时候的天空都为之变色,为安迷修大人荣光加冕!”
  “安迷修大人真强啊……”
  
  “都别说话了,骑士长安迷修大人来了!”
  
  
  “你知道吗,国王要奖赏安迷修大人的东西就是安迷修大人这次屠龙的战利品,雷王龙族皇室的宝贝……哇疼!”
  “闭嘴! ”
  
  【皇殿】
  “这是我们以鲜血和生命为代价换来的宝物,我们长久的敌人雷王龙族占有的世界至宝,现在他是我们的了。”
  “我要把他赐给我们英勇无畏的圣骑士长安迷修,安迷修的屠龙功劳足以证明这是他应得的。”
  
  
  “光之精灵,金。”
  “现在他是你的了,安迷修。”
  
  
  打开禁制,金色流光飞舞,整个皇殿都被圣光笼罩,净化一切黑暗,震撼人心。他的金发耀眼,碧眼如海,金扑闪翅膀飞向安迷修。
  你让我等了好久。

集热度兑现的百字羞耻段子,我没脸见人了…
内容羞耻下。流。描写粗俗。
以后见到爆炸图,请大家意会,是风骨开破车了。

金是天使,我爱他。

你们永远无法想象的骚操作

有一个腐男还和你达成共识站all金的前桌,无时无刻骚操作。开黄腔都不带鸡儿的。叫他阿黄。
段子源于真实生活✔

一日,风骨拿出装在自己透明玻璃瓶中的牛奶喝着,阿黄转头瞧见,冷呵道:“噫,不明白色液体。”

风骨不懈,淡定道:“金的,怎么了。”

阿黄不再言语,点头意会。

隔天

风骨换了一瓶红豆牛奶。

阿黄看道:“这次是安迷修的?”

棒,阿黄你这么棒。

不多说,实在是,深得我心。
秒懂的面壁。

 【卡金】光宠 (上)

风骨还债啦!!
  是夜花的点文!有含点雷狮和卡卡亲情向请注意避雷✔
  依旧all金汤底✔
  龙卡和王子金,骑士长安迷修,国师格瑞,魔女凯莉等等✔
  垃圾文笔,感谢您的观看。
  
  
  
  5年前,登格鲁王国的女王陛下秋遭到邪恶魔女的诅咒——永久性沉睡于水晶棺椁中。一代英姿飒爽的女王陛下,在棺椁中像个易碎的瓷器般睡着,统治国家的重任突然间就交付给秋的弟弟,仅10岁的王子金。
  
  
  金王子是世界上最可爱的王子。
  登格鲁全国上下的人民都知道。
  曾经他们最期待的事是秋女王出宫拜访他国的时候,女王陛下她的车队会经过全国最长的一条街道。她的骄傲,她最疼爱的人——金小王子也会在其中。
  金小王子他有暖暖的金色短发,没有任何杂质的蓝色眼睛,带着些婴儿肥稚气未脱的他,笑起来是天使。他会从姐姐的怀抱中探出头,好奇且不失礼貌地张望皇宫之外世界。阳光顺着他的金发流淌,有捉不住的华光点点,世界在他的蓝眼睛中纯粹美好。
  看他的笑,身心都会被治愈呢。
  
  
  他是神赐的恩宠,登格鲁国的至宝。
  
  
  
  你如果萌生出想要保护他的想法,哈哈,骑士长安迷修会让你加入骑士团,前提,你必须通过严格的考核。
  
  
  
  可是,一切,从女陛下沉睡的那一天改变了。
  金王子站在水晶棺椁边,看着姐姐的睡颜,泪水崩堤溃出。被撤去了最大的依靠的他,握紧了颤抖的拳头。国师格瑞会帮助他治理国家,骑士长安迷修会保护他……他不是一个人。
  就这样过了五年之久。
  
  
  
  金王子,哦不,他应该是小国王了,他今天晚上成功逃过骑士长的眼睛,避开国师格瑞的寝室,偷渡出宫,碾转多次,在一家占卜店门口停下。
  “凯莉,是我,开门。”
  只听占卜店内传出女声:“因为女王陛下的沉睡,所以登格鲁人民说魔女皆恶,避之唯恐不及,谁又知道,他们爱戴的新国王和魔女有交情?进来吧,门没有关。”
  金关好门,眼睛正前方就是号称星月魔女的凯莉。
  “你知道我要来。”
  “当然,你做到了。”
  凯莉勾唇,右手把玩自己的一绺头发。
  “当我能够成功逃离安迷修和格瑞他们的眼睛来见你,你就会告诉我如何破解诅咒。”
  “对,我会告诉你。”魔女站起身,在老旧的书柜中抽出一本厚重的书,翻开其中一页,指给金看。
  
  
  “雷王龙族,世界上最强大残忍的龙族,他们的血,可以破解诅咒。”
  
  
  “只要他们的血?”
  “对,但是前提,他们心甘情愿。”
  “我知道了。”金淡道,“谢谢你,凯莉。”欲要转身离开。
  “你……等一下。”凯莉叫住金,“我现在好歹是占卜师,你不尊重一下我的本职工作就走?”
  金笑了。
  魔女的占卜结果,只有十个字。
  
  
  【为天赐光宠,献吾之血液】
  
  
  “凯莉,这是什么意思?”
  “嗯……怎么会有这样的傻龙?”
  
  
  雷王龙族,也是一个国度。他们可以化成人型态,有他们自己的政治制度,生活方式等等。其中最为出名的龙,就数雷狮了。他是雷王皇室正统三皇子,桀骜不驯,利益至上,早已厌倦似是囚禁他的牢笼皇宫,他那强大的力量却注定他是未来的皇。
  雷狮有一个堂弟叫卡米尔,是龙和人类私生子。他非正统雷皇龙族血脉,人形态的身体看起来弱不经风,力量也弱到是雷王龙族的耻辱。 这样的龙,却受雷狮庇护。
  
  但是,雷狮不能时刻都庇护他。
  
  雷狮逃出皇宫,大家司空见惯,也知道他每次出去都会很久才回来。他有时会带着卡米尔一起,有时会将卡米尔安置在自己的绝对领域中保护他不受其他的龙侵犯。
  这次他照以往安置卡米尔,他的弟弟却拒绝了他。
  “大哥,告诉我,出皇宫的咒语。”
  
  原来在不经意中,卡米尔已经15岁了。雷狮眼底流光闪过。
  
  
  
  天色刚刚破开一块光芒,金就骑着快马加鞭偷跑出登格鲁国,朝着雷王龙族的坐标前进。
  雷王龙族地域的天空难得比较安宁,卡米尔念着咒语,逃出监禁他的皇宫,朝着远在天边的那光芒飞去。
  
   他们很快就会相遇。
  
  
   三天后
  还是太弱了啊,卡米尔。
  他自嘲着,用龙形态飞行竟然会体力不支,只能变成小小的人形态走在路上。
  这里是在书中读过的树林,苍木高耸,鸟语花香,与雷王龙族地域终日乌云密布雷电交加的环境完全不同。
  “啊啊!!这里是哪里啊啊啊??”
  是人类的声音,离卡米尔不远。不,是很近了。
     卡米尔做好了备战姿势,手摸到腰间刀子。
  “哇!有人啊!”金发碧眼的人类牵着一匹马,人类大大咧咧,对他笑着打招呼,“你好,我叫金!你知道这里是哪里吗?”
  金……
  卡米尔依旧没有放松警惕,退后几步。        “我不是坏人啊,你别……”
  咕噜噜——
  是卡米尔的肚子传出的声音。怎么了,龙也是要吃饭的好吗。
  金很大方分出他的口粮。卡米尔犹豫了一会,他接过吃了起来。“你慢点吃啊,你叫什么名字?你为什么会在这?”金问道。
  “……”
  “卡米尔。”
  “哇你声音真好听!!这个名字也好听!卡米尔卡米尔……”
  
  “卡米尔!你知道雷王龙族的地方怎么走吗?”
   “……”
  “为什么要去哪里,你不知道哪里很危险吗。”
  雷王龙族的恐怖几乎人人皆知,闻风丧胆,卡米尔第一次见要去那里的人类。
  “嗯,为了我的姐姐,也为了我的国家。” 金声音降低了分贝,“姐姐在沉睡前是很强大很厉害的女王,我不如她,现在……要不是还有格瑞他们帮我,我根本撑不下去。”
  “你直走,就到了。”
  “谢谢你啊卡米尔!”
  是国王吗,金。卡米尔心里暗想。
  
  
  树影婆娑,阳光透过间隙在地上形成光斑,金的蓝色眼睛像调色盘,蓝色占主导,有翠绿色,有暖黄色。
  他笑起来真的很好看。
  卡米尔这样想着。
  
  
  “卡米尔,给你。”金从布袋里抓出几颗糖纸五颜六色的糖果。 在阳光下镀了金色。
  “这是什么。”卡米尔从来没有见过糖果。
  “它叫糖果,很甜的。”金回答他,“是我问你路的谢礼。”
  “谢,谢谢。”
  
  
  刚从金手中接过糖果,卡米尔属于龙族敏锐的觉察就感到有强大气场的人类在不远处。不止一个人,但是有一个人的气场盖过了其他人。是光明骑士,不妙。
  “有人来了。”
  “不好,是我的骑士长安迷修,他怎么找到这里来了……” 金躲在卡米尔身后,“还有神近耀哥哥……”
  “你想逃跑吗。”卡米尔收起糖果,问金。
  “是的,我不想让他们找到我。”
         卡米尔勾起唇角。
  “我帮你。”
  
  
  
   ——————————分割线——————
  未完待续。
  
  金是天使,我爱他。
  
  

补旧图,很久以前的了。
指绘,纤纤玉手搓成麒麟臂啊。

金是天使,我爱他。

金v:大家好,这是我老公,@最后的骑士

想看安金同框想看安金对话想看安金擦出火花妄想安金股暴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