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木风骨子

与君共勉,愿君长安。

【安金】安金女孩之歌

根据《卡路里》改词,是给哲迟到的生贺。 @辙辄哲
没脑子产物。

每天吃粮第一句 先给安哥打个气

安金多吃一粒米 都要说声谢谢你

安哥安哥看看我 安金女孩在这里

安金 我要安金 我要嗑爆安吃金

Knight Knight

我要嗑爆安吃金

Knight Knight

安金女孩要变强 凝晶流焱抱矢量

为了吃上安金粮 写文写到想撞墙

天生胃大能吞地 安金吃啥我都不腻

安金 我要安金 我要嗑爆安吃金

安迷修安迷修安迷修
安迷修安迷修安迷修
安迷修安迷修安迷修
安迷修你要争气

拿起我的小画笔

想想 金金金 碧眼金发小男孩

脸蛋锁骨小蛮腰

安金安金安吃金

看看 安迷修 帅气骑士迷人精

从不塞钱来加戏

求你抱腿给点力

来来 电脑机  PS PR Flash起

水彩马克三菱笔

正剧漫里抠粮心

来来 鼓鼓气 脚踩矢量搞契机

四格多格条漫起 安金女孩不放弃

为了加油小天使 想尽安金彩虹屁

因为一句原石溺 黑白汹涌上马骑

天生胃大能吞地 谁让我沉迷安吃金

安金 我要安金 我要嗑爆安吃金

9.3哲哲生日快乐!♥

【all金主安金】当金色蝴蝶盛开时

架空世界观,末世设 √
不要被这个标题骗了 √
ooc大户,莫得文笔√
all金主安金 √
感谢你的观看√



夜,阴森恐怖,长风呼啸,乌鸦嘶叫。

金发少年踢飞脚边的一颗石子,发出了些许微弱的声音打破这让人心悸的寂静。身侧,肤色似与黑夜融为一体的青年斜眼看他一眼,炯亮的眼珠像天上的星光。金知道这是什么意思,银爵在警告他。

怎么啦,这才刚走出去一刻钟欸……
金是拒绝午夜派发任务给他的。但是面对丹尼尔教官那一脸严肃认真的样,他也知道这次任务不是向以往一样轻松就能搞定的。毕竟自从他加入世界猎清团以来,从未和格瑞,嘉德罗斯,雷狮,银爵四个王级人物合作过。
据从更衣室里的女侍的嘴里了解到,他们四个是猎清团里的擎天柱。世界的安危在他们手里握着一半。
真的假的……


其他三个金不了解底细,但是格瑞很强,金是从小就知道的。他仍记得在他八岁那一年擅自跑出保护所,是想见见地图上所谓的对他们这群孩子标示的禁区——猎清者的特训基地。 其实是为了见格瑞。他心里挺愤愤不平的,格瑞也就比他大两岁,为什么就被丹尼尔教官带去秘密特训,他和紫堂幻就只能在保护所继续上着无聊的基础课程。好几个星期不见格瑞怪想他的。
金不想为难紫堂幻,独自一个人行动。保护所外的地区并不是金想象中的荒芜,反而遍地都是有他半人高的绿葱葱的野草。 他手中攥着唯一的防身武器的刀把,皱起眉头脑中回忆着在课上学到的各种致命招数,悄然吞下口水。这种看起来不错的景色绝对不会存在于现世,金深信这一点。
视线中看到基地的巨大圆顶,金舒一口气,垂首便蓝色瞳孔骤缩——葱绿的叶子溅上黑血,触目惊心,金立刻调动全身神经紧绷,听觉感官空前敏感,来自背后酥麻脊梁的低声嘶吼只需一瞬就可以攻破孩子的心理防线。一只不知在哪里藏匿,盯上金的异变体距离金只有几米之遥。对上那一双空洞无物血丝充斥鼓起凸出的恶心眼睛,手中的武器显得苍白无力。
金那个时候,脑中只有过去隐晦黑暗的回忆,全是……无数这样的眼睛,毁掉了他的朋友,他的家人……溺于恐惧沼泽,大脑给不出下一刻的行动指示。

“不要看它的眼睛!”熟悉的声线随着快速靠近幻化成人形拉住金的手,从恐惧中拉扯出来。

一道绿色诡谲的光砍向异变体的脖颈,速度奇快,血喷溅而出,尸首分离。丝毫没有任何犹豫,动作干净利落。
护在金身前的瘦弱躯体,在金的眼里是何其高大。

“格……瑞。”
那年的格瑞仅十岁。

金也在十岁那年被丹尼尔教官带入了特训基地,早就今非昔比。

“你加入猎清团的目的是什么?”有个人主动接上了金妄图打破寂静的想法,是在前方手握比他还高三头的巨大雷电锤子的青年,是雷狮。他称这把锤子为“雷神之锤”,金心里默默觉得他中二爆了。当然只能是心里吐槽,不敢说。
离任务地点还有些距离,格瑞也没有阻止他说话,金刚想开口,一种声线就率先在黑暗叫嚣起来。

诡谲的光刺破一处死寂之地,隐约听见有人痛苦不堪发出低喘声,但更多充斥耳膜令人兴奋的却是呜咽声。

活死人的呜咽声。

不,金一点都不兴奋。格瑞,银爵也保持警惕状态。说是兴奋的人,是嘉德罗斯和雷狮。
金早就听闻嘉德罗斯好战,在特训基地最大兴趣找王级人物比试,每次派发清剿任务必定有他。他的功绩全是由鲜血铸成,雷狮也差不多。

他的堂弟卡米尔负责在指挥中心监测他们的安全和及时汇报周遭情况。
“有大量活死人呈半包围形式向你们……”“不用废话,收到。”雷狮打断他的话。
嘉德罗斯已经冲上去大杀四方了。

好战的人员自然不会去关心微不足道的细节,他们冲上去当火力正好给金提供了时间。他和格瑞眼神交流以后,背过身贴耳问道卡米尔:“我们听到有人类的声音,活死人是由一抹亮光带来的。”

“自你们出基地的方圆一切,除去任务人员没有任何热源感应。”
“明白。”

金虽然心有疑虑,但眼前的麻烦才是目前首要解决的问题。
在惊讶王级人物的战斗能力的同时,金也不甘示弱,在混战中银爵试图打爆背后偷袭金的活死人,金比他快一步抽出短刀手肘用力干净利落了结掉怪物。还顺便帮了一把雷狮射爆他视线盲点的几个脑袋,虽然对雷狮来说视线盲点的袭击不足以造成多大伤害,他有够快的反应能力挥动锤子砸烂那些脑袋,但是有人能帮他这么一次……也是第一次了。
除去卡米尔少时和他并肩作战过,还没有人会在意他的安危。因为雷狮很强,王级人物都是做着刀口舔血的任务,他们不可能有事……总之,雷狮算是也头一次正眼好好看金,这个看起来挺弱的小鬼倒是有能耐。

丹尼尔选人的眼光不错。

不出一刻钟,清剿全部活死人。卡米尔穿来讯息通知周围一切安全。
甩甩武器上的血,雷狮朝干净的草坪踏几步,笃定道:“有人血的味道。”
没有队员受伤。

嘉德罗斯抬首望向一处漆黑森木,银爵和格瑞不约而同握紧武器,金也摆出备战状态。
忽然轻风扶来,惹得草木沙沙作响。不对,是有能活动的东西在背后!
金迅速跑进后方树林,特制的矢量手枪冲上快速移动的黑团物体就是一枪,耳朵穿来卡米尔的声音:“金,不要擅自行动。”……哪来的道理,嘉德罗斯你怎么就不说不要擅自行动?“我也是猎清团的一员,不要小看我。”金持续追杀不明的生物,他很奇怪为什么三枪都没有打中他,引以为傲的枪法受到考验。

“出来!”金可以判定这家伙不是丧尸,是有脑子的人。而且,十分危险!
雷神之锤点地,蓝紫色的雷电噼啪作响形成包围圈,大罗神通棍找准方向扫去,撞上硬物,嘉德罗斯道:“银爵!”一条细长铁链锁住人体,格瑞近身锁喉,不了那人灵活运用了他的武器,身躯一侧,烈斩砍断锁链。
荧黄晶蓝一闪,擦过格瑞衣袖,轻微刺啦,却让所有人更提高了警惕。

人体后退几步,猛地停住。
“别动。”金扣住扳机,伤口直抵那人的后脑。他只要在做一步动作,金就会在0.7s内洞穿他的头。
人算是抓住了,血腥味的来源也找到,那人手臂有撕裂的伤口,血不止在外流。

绑上锁链,借雷电闪光才看清人的相貌。是个青年男人,棕发绿眼,神职官员着装,多处摩擦破烂显得狼狈不堪,胸前徽章标有【knight】字眼,武器是两把剑,由空间袋藏匿。
“这个人没有热源感应。”卡米尔道,屏幕显示上只有五颗红点,“他不是人。”

“你是什么人?”金随即问道,虽然这种问题应该由格瑞问比较符合身份。
棕发青年微微启唇,骨子里透露优雅气质:“自由神职人员,knight。”
“knight……?”金继续问道,“你的名字是?”
“安迷修。”

还想问很多,比如问丧尸是怎么来的,那抹诡谲的光是不是你造成的……金在组织语言,格瑞靠近安迷修,冷淡道:“目的。”

这位不速之客绝非偶然相遇,他必定是和这次任务有关系的人。

未完。

介绍

凹凸世界→all金♥安金♥
NINJAGO→all劳♥Lloyd♥
我的英雄学院→all出久♥欧出欧♥

※安迷修cp严重洁癖只能安金※
※不吃出久受以外其他任何cp,除欧出可逆※
※Lloyd绝赞爱,不容黑子※

安金闺蜜搭档→ @辙辄哲
凹凸圈内cp→ @筱五

我是风中长安骨,很高兴认识你。

安金是死坑里的激推cp,我实名叫嚷我是安金女孩。
是狂热欧厨,八木俊典女友粉。take me hand now,Allmight.

谁敢当面说我爱的人不好打掉谁头,会在触到雷点化身脑残暴躁粉。
梦想是能画写自己喜欢的事物然后被人所喜欢,但求岁月静好,许你我一纸繁华。

【凯劳】船震

凯劳h文,带血,强制,小孩子勿看。
https://media.weibo.cn/article?id=2309404274469202956380

【安金】禁欲过度——起始篇

一年前的车被屏蔽了,我杀lof
大赛为背景,安偏黑暗向。
这是重置文,省去车过程多加一点爽哉的描写。
安金/禁欲过度系列的初始篇。
还有花语(联车)篇绝别篇请搓主页。
ooc大户,莫得文笔。

没有人知道温柔,忠贞,禁欲的骑士安迷修,也会有欲望。
他一直隐忍不发,埋藏在最深处的黑暗隐晦之地。殊不知这欲望像种子般,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发芽生长,安迷修长久以来的隐忍是它最好的肥料,自欲望开始,它就没有停止过生长。

禁欲过度,欲望滋长的养分。

骑士的欲种在寻找一个突破口。它不断怂恿诱惑安迷修去寻找欲望源头——一个名为金的男孩。
若是禁欲过度,再加上一些骑士不该有的复杂情绪,安迷修那最后一层可怜的防线也就不攻自破。

“格瑞,陪我玩啊……”
“凯莉你又耍我!”
“紫堂快看啊,是铁甲兽,我们上吧!”
“雷狮那个家伙可坏了……”

声音芜杂,似碎片袭击。安迷修内心杂乱,他充满生机的绿色眸子不知何时暗淡无光,好像再不给这绿色滋养,它就会死寂枯萎,苍老逝黄。
他想占有金的全部,他想捧起金的脸庞,让金的碧蓝眼睛中只有他。他想亲吻金的每一寸皮肤,和金缠绵到汗水淋漓,高/潮过后抱着金沉沉睡去。肆意享受的快/感,无与伦比的吸引力。

不,不能这样想,安迷修。
你是骑士啊,恪守骑士守则,伸张正义保护弱者的骑士。双剑猛地插入地表,棕发青年狼狈躬身,灌木丛娑娑响动枝叶。
冷静,冷静下来,安迷修。

“安迷修,你生病了吗?”
是金。
可能是因为自己动静太大被发现了吧。不过,他是怎么找到这里的?

金刚刚解决掉一个铁甲兽,大量的运动使他出汗,他俯身看向倚坐在大树阴凉处的安迷修。但在骑士视角,连帽衫没有挡住金的锁骨,视线聚焦随着金的一滴汗液缓缓滑过脖颈,锁骨道……最后滑落进他看不见的衣衫里。无声的诱惑,更像是邀请。
安迷修喉结上下滚动一回,吞咽下可耻的想法。
心脏似是被灼烧,由它为起始点,发烫的血液充斥全身。炎流在体内叫嚣,肆意横行,在同欲种狂欢起舞。
安迷修受制说不出一个字。

在金看来安迷修像是生病发烧的人,以至于连话都说不出。不太对吧……以他对安迷修过去的映像都是强大的存在,大赛第四和雷狮干架时天地变色那样厉害的人物,怎么会发烧生病?

“金……我没事的。”快离开我吧。
金挠挠头,道:“这里没有医疗用的裁判球欸……我,我正好有空,陪你去休息室吧?”

安迷修内心可耻的欢喜,如同是引狼入室的那头狼一般。
“嗯,谢谢。”

“安迷修啊,你这么厉害的人,有什么秘诀吗?”
“那个怪有那么大的头,眼睛展半个脸,我才没有怕它呢……打败他后我才发现,我和紫堂他们走散了。”
“安迷修你撑着啊,很快就到了。”
“安迷修我……迷路了。”
真是太可爱了啊金。

凹凸大赛休息区
金对着一个裁判球手舞足蹈哇啦啦讲了一大堆他知道能治病的药品,结算出的积分总数又让金为难尴尬。声音变小问裁判球能不能便宜点,安迷修真的很需要等等。
这位参赛者,你傻的可以。裁判球无奈。那可是大赛第四的安迷修大人,需要你的积分?
安迷修半卧在床,朝另一只裁判球勾勾手指,示意她过来。
点了几样东西,花了一千多积分。
“安,安迷修大人……”裁判球震惊地电子音发颤。
骑士竖起食指抵在唇边,嘴角扬起好看的弧度:“嘘。”

球子们将东西小心翼翼放在床头,快速离开并且锁上门。
球a:“安迷修大人他——”
球b:“嘘——”

“安迷修,这是什么?”金拿起一小瓶药水。

恍惚间,金就被安迷修放倒在床上。
在理智和私欲间来回撕扯之下,上位之人单手摁住金的肩部,另一只手扯开领带,露出精致锁骨。安迷修垂首,轻贴金的唇。
金当然是没有接受这冒然举动,通红脸颊挣扎起来,试图挣脱安迷修的束缚。
但安迷修很快就结束了这个吻。吻是颤抖,带些许慌乱的。

骑士喘着粗气,似乎是在极力克制什么。
离得很近,近到安迷修的每一根睫毛都看得清楚。
“金,我爱你。”安迷修抱起金,将金圈进怀里,金的一侧脸颊贴着安迷修湿汗温热的胸膛,听他心脏快速跳动。似乎每动一下,都沉重缓慢,是胸腔塞满爱意。
“我以骑士之名发誓,你是我的一生挚爱。”

“我爱你。”安迷修再次重复,拥抱力度加深,不再有丝毫颤抖,“告诉我,金,你爱我吗?”
那双被复杂情绪填满的绿色眼睛好像在告诉他,你如果说不,他的心就会顷刻粉碎。

金回忆起安迷修。强大的大赛第四,伸张正义的骑士,经常保护主动搭讪女孩子却往往遭到失望结束。乐观,拥有自己的信仰,并且坚定不移。
他和他有相似之处。
凹凸大赛安排他们的相遇,一定有它的意义。迷宫星正式相见,对视对话,真心可鉴。
爱是什么呢?若是回应安迷修,该如何回答呢?

“嗯……我是不知道怎么说……其实,能和你做朋友我很开心,算是爱吗?”金听自己说道。
“嗯。”虽然不是笃定的答案,安迷修却很是满足了。

骑士禁欲过度,欲望一旦迸发,就会如同岩浆般灼热。
白日迷离,一抹诱人春色如花般绽放在白日,缠绵旖旎。
安迷修抱紧他的挚爱,似是要融于骨血,一起沉入如海的光明之中。

骑士禁欲过度,真心流露,爱成永恒,可喜可贺。

【all金】那家公司的测谎机怎么烂了

  公司面试测谎机脑洞。现设
  又名我不就面个试吗怎么多了几个男朋友
  all金,偏心眼儿安金居多。
  (我好怕撞梗,不知道有没有谁写过,毕竟我的脑洞一般是贫瘠大众化的)
  ooc大户,莫得文笔,脑洞产物。
  
  
  金大学毕业,告别学生生涯就意味着他要步入社会,首先,得去找一份能维持温饱的工作。
  金的姐姐是个女强人,开道场的,得知金要找工作:“弟啊,找什么工作,姐姐养你啊。”
  ……
  谢谢姐姐,但是我还是想自力更生。
  
  当然秋姐也是开玩笑,她马上撂倒和她比试的汉子,活动活动双臂关节,道:“城里头离家挺近的那所鼎鼎大名的RAY公司你考虑一下?”
  金单手挠挠头发,思考道:“学历我是够的,RAY公司的类型也符合我专修的项目,但是那家公司不是因为面试严格让人危言耸听吗?据说像我这种只有学历的毕业生去面试,合格通过的寥寥无几。我看还是找找别的……”
  “金啊,你要相信你自己,我们要去就去大公司。呐,下午你就和安迷修一起去好了,我要看场子,有什么麻烦事打电话给我。”秋一脸我弟弟绝对可以的自信。
  金受到姐姐的鼓舞决定去试一试。
  
  安迷修是金的学长,大两个年级,同一个学校不同专业不同学区却因为金大一开学时迷路相识。安迷修是学习服装设计,在学校里就挺有名的。现在是服装设计师,拥有自己的品牌Anmicius Knight,生意很好。
  
  看到手机来电上显示是“王子殿下”,他感激涕零地接通电话,脑内弹幕般飞过百八十件好事情。
  金今天是不是想通要和在下结婚了?
  “安哥,我下午想……”
  想和在下去哪里玩吗?我马上去订夏威夷岛的机票!太好了金终于肯主动来找在下增进感情了!
  “去RAY公司面试,你有时间和我一起吗?”
  什么原来是面试……安迷修头顶呆毛耷拉,整个人都像泄气皮球。不过他很快就恢复过来,眼睛亮闪闪——金只邀请了在下一人!在下是唯一而特别的存在!
  “安哥?”
  “完全可以的,金。我下午有充裕的时间。”
  “那太好了,谢谢你安迷修!我们在登格鲁街碰面啊!”
  电话里金的声音听起来十分开心,安迷修的心就像被羽毛轻抚过一样,痒痒的。
  天呐,太治愈了。
  不过……金要去的公司是……是雷狮开的那家?!!
  
  扫地阿姨a:那个头上冒气的红脸蛋是我们的设计师吗?
  扫地阿姨b:是啊,喏个年轻人现在又板着帅脸冲出去了……
  
  
  “金,你是要去雷……RAY公司面试对吗?”安迷修见到金就急切问道。
  “是的,姐姐推荐我去那家公司,离家近也符合我学习的专业。”金奇怪的看着气喘吁吁的安迷修,“有什么问题吗安哥?”
  ……
  也没什么,就是半个月前它家公司总裁(雷狮)在他那里定做一套西服,接到单子还是大款老总自然高兴,让安迷修认真设计一套,安迷修熬了几天几夜辛苦选材质,了解雷狮的喜好,真的把他当上帝顾客一样认真对待设计服装,毕竟是款大单……后来,没有后来,雷狮吐槽安迷修品牌名太傻,给退了,退了,了。又机缘巧合得知对方是小学时期天天掐架作对的敌人,从此以后安迷修就和雷狮重新杠上,要么不见要么就是你死我活的斗争。
  “没什么,金,我会誓死保护好你的。”安迷修笃定道。
  ???
  我就是去面试啊???
  
  RAY公司面试间
  一张办公桌,两把椅子,桌上放着一些资料和……一个奇怪的四四方方的仪器。面试官西装革履,神情里透露出冷漠和淡然。
  “你好,我是面试官卡米尔,你的基本资料我已经过目。这是一台本公司研发的测谎机器,如果你说谎,它就会响。”
  “哦……好的。”金感觉这种有点怪怪的气氛有些膈应,转身看向安迷修,安迷修做出打气的姿势。
  卡米尔瞟了一眼安迷修,默默拿出手机。
  “请关门,是个人面试。”卡米尔道,听不出情绪。
  安迷修关上门的前三秒眼神暗示——金,加油!
  金也眨巴一下一只眼睛暗示——没问题相信我!
  
  ……不知道为什么,卡米尔不爽。
  金正襟危坐,道:“那个……我有个问题……”
  “说,只要在我能回答的范围之内。”卡米尔内心疑问,奇怪,面试是不允许这样无理的,为什么看着他就……拒绝不了?
  “这个测谎机器真的很准么?”
  “……你在质疑RAY公司研发机器的质量?”
  “不不不,就是好奇……”
  卡米尔颔首道:“那你可以说一句谎话试试。”……想和这个名为金的人,多说说话。
  金想了想:“唔……我不喜欢吃肉!”
  【哔——】
  “哇真的响了欸!!!”金高兴道。
  卡米尔扶额。就刚刚你的神情,就能看出来是谎话欸……不过,笑起来挺耐看的。
  
  “好了,我们进入正题。首先……”砰————!
  一声巨响,公司公款的门被踹开,带着些许烟尘。卡米尔疑惑,为什么他会不请自来。还带了他的两个心腹。
  “嘉——德罗斯!”金几乎是喊出来。
  嘉德罗斯是什么圣什么空家族的贵少爷,金钥匙看中的人,是金的高中兼大学同学,嘲讽欺负了金七年之久。金就很奇怪,为什么贵族大少爷不去继承他老子的家业还要上在他自己看来没什么用的大学?果不其然,大学毕业,嘉德罗斯就去深造家业,从他老子那里凭实力拿到了百分之八十的股份。他才刚成年。
  
  金以为这么牛逼的人他不可能再见到。
  不,我不想见到嘉德罗斯。
  
  没想到嘉德罗斯语气更凶:“渣渣!谁允许你来这家破公司的?!!”
  破……破公司?你说RAY公司是破公司?
  “嘉德罗斯,注意你对金说话的方式!”安迷修被雷德和蒙特祖玛双双拉住,看在女性的面子上,安迷修没有强行挣脱,但,这也是看情况行事。
  
  “我面试这家公司有你什么事啊?还有你为什么会出现?”金鼓气道。
  “我是来这家公司谈生意的,碰巧知道你这个渣渣在这里过来嘲笑罢了!”
  
  【哔哔哔——】
  
  金想怼回去,但是奇妙的声音响了起来。
  世界突然安静。
  ……
  ……
  卡米尔淡然打破安静道:“嘉德罗斯,你说谎了。”
  ……
  嘉德罗斯脸颊生起红晕:“我才没有,这个破机器不准!”
  
  【哔哔哔哔哔——】
  
  又是一阵世界安静。
  来个打破安静的:“哟,卡米尔,你说安迷修来了,怎么多了一个嘉德罗斯?”
  “大哥,意外。”
  “你在面试的人让我看看——真好奇傻子安迷修陪的人是什么样的傻——”雷狮没有出声,顿住些许时间,眼里闪过异样光彩。只有卡米尔看到。
  “雷狮!”安迷修腾升出极为不好的预感。雷德和蒙特祖玛也放开他,站在嘉德罗斯身后。
  
  金看着雷狮(老总)的到来有些慌。姐姐我想回家,这些男人都太可怕了。
  “哟,小鬼。”
  “……”
  “不要用那种防强/暴的眼神看我。你以为我会想强/暴一个小鬼吗?”雷狮戏谑道。
  
  【哔哔哔哔哔哔哔——】
  ……
  ……啥?
  
  安迷修很希望这个测谎机器是坏的。
  雷狮愣了一秒,转头一本正经对卡米尔道:“它肯定坏了。”
  “我爱吃甜食。”卡米尔道。
  【……】
  雷德悄悄抢了一句话:“我们家老大最喜欢去麦x劳吃高热量食物。”啊,被打了。
  【……】
  安迷修见有几双眼睛盯着他:“我……我喜欢金。”
  【……】
  世界又双叒叕再度安静。
  嘉德罗斯笑道:“假的吧谁会喜欢这个渣渣!”
  【哔哔哔哔哔哔哔————】
  测谎仪完成了它人生中最后一次的鸣响,壮烈牺牲在嘉德罗斯的手下。
  
  那气氛该用什么形容。空气中摩擦着火花,火花中是几双杀人眼睛的对视,对视中都透露了出同一种意思。
  确认过眼神,是情敌。
  
  
  金:喂,是姐姐吗,我想回家。
  
  我再不回去你就见不到我了。
  
  
  END
  
  凯莉:把金去雷狮公司面试的事情告诉嘉德罗斯,在英国修学的格瑞应该不会知道的。
  
  格瑞:我怎么觉得哪里不对劲。
  
  测谎仪:我做错什么了我。
  错在过于诚实。
  
  秋:金怎么还不回家吃饭。

九张all金指绘摸鱼……!
有雷→金←卡,嘉金,凯金,柠金,安金,幻金,雷德金,耀金,秋金。
都是些没有质量的手指却燃烧的丑图。
最后一张是我的怨念改图,拉了两位亲友。 @辙辄哲  @筱五

金是天使,我爱他。

是我筱夫人文里的警察安x伪不良金!
我爱安金!
这就是我今天断掉指头的指绘。
等它长出来了我会继续努力!

今天份的安金女孩的脑洞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们一起学安金女孩叫:
官不发皇粮!
这是什么要紧的事情!
安金同框即同床!
安金对一句话即子孙满堂!
最后的骑士守护最后的净土!
安金女孩绝不服输!


(拖走了。)

迷妹滤镜千百层。
我超级喜欢他的。
指绘燃烧手指。

吃劳受的朋友我们能不能激情扩列。